令人智熄的操作:古有斑马铁骑横扫欧亚?近有战地牛羊统一华北?
更新时间:2019-09-10 05:42 发布者:admin

  若说谁是战争中贡献最大的动物:答案毫无疑问是便是战马。无论是名噪一时的欧洲骑士,还是横扫欧亚的蒙古铁骑,他们胯下的战马成为了士兵的好伙伴。不仅大大提升了部队的机动性,甚至直接改变了战争的形态。

  可并不是所有的马都能在战场上屡建奇功,有些表现甚至令人窒息

  而非洲是人类文明的发祥地之一,在这里有一种马有绝对的数量优势,这就是斑马。那么数千年间,非洲人为什么没有想过驯化斑马组成骑兵呢?

  其实,非洲人曾经做过驯化斑马的尝试。不仅是非洲人,当年英国人殖民非洲的时候,也试图驯服斑马。但是最后,他们都以失败告终了。而问题就出在斑马自己的身上。

  在急速方面,欧洲马的速度一般可达每小时60公里,而斑马的速度一般只能达到40公里;耐力方面差的就更多了,斑马的短时间爆发力还行,但想要像战马一样驮着人跑上一两百公里,基本上不可能。

  一般的牛羊马等牲畜,只要搞定了它们领头的“家长”,其他的也都会乖乖听话,非常容易大规模驯养。

  斑马则是一种很孤独的动物,雄性细纹斑马甚至只喜欢独居,只有在繁殖季节才会群居,一旦繁殖完成立马走人,堪称“拔屌无情”。要放养这样的家伙,再威武雄壮的套马汉子都得累死。如果强行圈养,雄性斑马谁都不服谁,撕咬打架尥(lio)蹶(juě)子那是家常便饭。连大规模行动都做不到,更别提上战场了

  按理说马性格温顺,非常通人性。可是斑马却性情暴烈,而且智商不高。长期生活在危机四伏的非洲草原,让斑马十分容易受惊,再加上视力不佳,偶尔还会出现一头把自己撞死的傻缺情况。如果真的遭遇对方斑马骑兵,仗都不用打,一挂鞭炮怕是就能把对方骑兵摔个半死。这“马中哈士奇”的名号怕是要坐实了。

  即使不能上战场,那驮运物资也不行吗?这种假设虽然成立,但是斑马这位“暴躁老哥”却绝不会让你得逞。因为除了撒泼打滚外,斑马还喜欢咬人。

  据美国统计,每年发生在动物园的意外事故中,被斑马咬伤的案例比被猛兽咬伤的要多得多。如果真要将斑马当成家畜,恐怕不等戴上笼头就已经被咬了吧

  其实把牲畜赶上战场这件事,有漫长文明史的中国人应该更有发言权,从古至今这样的操作有很多先例。只是,并不是每次都能顺利进行

  当时,冯玉祥的国民军对上张作霖的奉军。冯玉祥的“左膀右臂”张之江决定“以智取”,打破僵持的战局。虽向属下征求计策。

  而最后站出来的是第一师的师长韩复渠。他来到司令部,与张之江单独聊了一会。最终设计了一条“绝密计策”。他们两人脸上都带着神秘而满意的微笑

  估计“饱读诗书”的韩将军在献计之前,刚好复习了一遍《史记》。因为在《史记·田单列传》里有这样一段记载:

  田单乃收城中得千余牛,为绛缯衣,画以五彩龙文,束兵刃於其角,而灌脂束苇於尾,烧其端。凿城数十穴,夜纵牛,壮士五千人随其後。牛尾热,怒而奔燕军,燕军夜大惊。牛尾炬火光明炫燿,燕军视之皆龙文,所触尽死伤。五千人因衔枚击之,而城中鼓噪从之,老弱皆击铜器为声,声动天地。燕军大骇,败走。齐人遂夷杀其将骑劫。燕军扰乱奔走,齐人追亡逐北,所过城邑皆叛燕而归田单。

  12月14日,韩将军花了一天时间大范围征购公绵羊,在天黑之前就收到了三百只。一整营的士兵被派到附近各村,将羊群赶到第一师师部里。好好的司令部散发着一股子羊骚味。

  15日夜,国民军打响了第一枪。三百只尾巴上绑着点燃麻絮的公绵羊,被赶向敌人的战壕。惊恐的羊群拖着着火的尾巴拼命奔跑,战场上“咩声一片”。紧随其后,大队的步兵准备随着羊群冲入敌阵,只需要一顿白刃,就可轻取惊恐的敌军。

  从被咩声惊醒的奉军视角来看,场面确实让人震惊。几百只羊在战场上乱舞狂奔,可是就是不忘奉军的阵地上冲。一时间,战壕里爆发出许久未有的欢笑声。

  韩复渠恼凶成怒,命令步兵强行冲锋。可是因为被火羊暴露了攻击方向,机枪手顺着羊连人带羊一起打。最终国民军惨败而归。

  敬请前去赴宴!宴会上将有羊肉汤、烤羊肉、土豆烧羊肉、羊肉饭卷以及其他十来个用羊肉做的菜。

  最近常见一些广告,推广什么策略手游。软文写的什么这计哪计玄乎的很。我国古代固然有许多兵学经典,可如果生搬硬套,纸上谈兵;必然不可能有大作为: